您现在的位置:情感口述 > 情感电台

纸黄金,“特朗普冲击波”将粉碎美国繁荣的根基[纸黄金[www.zhijinwang.com]黄金价格]

发布时间:2019-06-15 08:01编辑:本站原创阅读(21)

    纸黄金,“特朗普冲击波”将粉碎美国繁荣的根基[纸黄金[www.zhijinwang.com]黄金价格]

      特朗普正在改写支配总统和公司之间的关系准则——但却不是变得更好    距离就职尚有六周,但特朗普冲击波已经传遍了整个美国商界。 首席执行官们及其公司股东被这位当选总统的承诺搞得头晕目眩——他说要大幅减少繁重的监管,要减税,还要通过增加基础设施支出促进经济。

    蓝领工人们则志得意满,因为特朗普愿意威逼公司保住他们的饭碗。     过去几周里,特朗普已痛斥了苹果没在美国本土生产更多iPhone部件;喋喋不休地训斥福特搬迁林肯SUV工厂的计划;在波音CEO公开对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风险表示忧虑之后不久,他又炮轰了波音。

    最戏剧化的是,特朗普收买利诱了空调设备生产商开利(Carrier),迫使它改变计划,将800个工作岗位留在印第安纳州而不是转移到墨西哥。

    一项民意调查显示,十分之六的美国人在这项交易后对特朗普的看法更正面了。 这种强悍做法正受到欢迎。     虽受人欢迎却也问题多多。

    特朗普对商界的策略逐渐显现,有些因素充满希望,其他的则令人深感忧虑。

    希望在于特朗普对公司税改革的热情、积极推动基础设施投资,以及放松监管的某些主张。 而危险则源自:第一,导致他对商界采取这种态度的混乱的重商主义;第二,他为了达到目的所采取的手段,即收买或攻击某些公司。 美国资本主义的繁荣得益于规则贯彻的可预见性。

    从边际角度看来,如果这个基于规则的体系被代之以即兴的解决方式,商人必须小心听命于特朗普的突发奇想,那么对美国经济的长期损害将非常严重。

        帮助少数人,牺牲多数人    我们先来看特朗普哲学的混乱之处。

    这位当选总统相信,如果企业将生产搬到海外更便宜的地方,美国的工人会受到损害。 因此他想要对任何把生产迁到国外的公司征收35%的产品关税。

    如此高的关税会造成巨大的破坏。 这会让美国消费者购买的产品变得更加昂贵。 高关税让美国公司无法利用复杂的供应链使效率最大化,从而降低了它们的竞争力,抑制了新的投资,并且最终伤及整个经济领域中工人的工资。

    高关税还会激起以牙还牙的对策。

        正是因为高关税的代价如此高昂,很多商界人士低估了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,认为他只是说说而已。 不少人认为针对某些公司的措施是一种政治上精明(因而明智)的替代之举。 如果特朗普只需接二连三地发推特(,,%)、和开利之类的公司达成一些幕后交易,便能让美国工人确信他跟他们是一条心,那可能就无需借助关税了。

    于是他们认为,要从对商业友好的大机遇中获利,聪明的高管就得确保自己待在总统的“好人名单”上。

        这看来只是一厢情愿。 特朗普的重商主义思想根深蒂固,而且最终可能会非常狂热,如果强势推高美国贸易赤字的话将尤为如此。

    国会仅有有限的权力来限制总统征收关税。 更为重要的是,即使轻率的贸易保护主义得以避免,收买和威逼个别公司的策略本身也还是一个问题。

        特朗普并不是第一个利诱公司的美国政客。 尽管人人皆知美国是基于规则的资本主义桥头堡,但这个国家在对商业的临时政治干预上却历史悠久。 各州惯于向企业提供补贴,就像亚利桑那州给予开利的那样。

    从肯尼迪(在上世纪60年代公开羞辱钢铁公司)到奥巴马(在2009年救助汽车企业),所有总统都曾插手市场。     而且相比他的前任们或是国际标准,特朗普迄今的做法并不算出格。

    英国首相近期向日本日产汽车公司秘密承诺,以劝说该公司即便在英国脱欧后仍留在该国。

    法国政府因威吓一些公司把职位留在法国国内而声名狼藉。 从俄罗斯到委内瑞拉,那些裙带社团主义最为严重的国家党同伐异的规模之大,即使特朗普大厦里的人也会为之脸红。

        谄媚帝王求恩宠    尽管如此,特朗普的手段仍然令人担忧。 现在不同于大萧条时期,当时胡佛和罗斯福号令企业依照他们所认定(经常是错的)的国家利益行动;也不像2009年,当时奥巴马保护了银行并救助了底特律。 如今美国并没陷入危机,因此特朗普的干预可能会成为一种新常态。

    更糟糕的是,特朗普行事莫测的倾向且常有报复性的霸道行径,可能比大多数政客偏好的施恩更具腐蚀性。

        如果这成为特朗普任期内的基调,精明的企业将会把向总统献媚作为头等大事,并避免可能令其不悦的行为。

    这种迹象已很明显——大公司的CEO正竞相加入特朗普新设的顾问委员会,而他们中很多人在竞选时都对他持批评态度。 帮助特朗普集团或特朗普家族可能也不会错。 说客的作用还将扩大——讽刺的是,特朗普曾允诺要在华盛顿铲除特殊利益。

        这一变化的代价最初可能不易察觉,会被经济刺激和监管改革带来的好处所掩盖。

    而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总统,相比那些较小国家政客过去的所作所为,特朗普将能在更长时间里无所顾忌地欺凌企业。 然而损害会逐渐积累:资本错配、竞争力下降,以及对美国体制的信心削弱。

    受害最深的将正是那些特朗普许诺要帮助的工人。

    所以说,如果他真的想让美国再次伟大,现在就应抛弃保护主义,避免再欺凌企业。

    上一篇:马未都在网易说·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夜话演讲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